海外留学社区

日本留学生活之流动的疫情,按部就班的生活

385 时间图标 2020-05-08 15:54

2020年3月19日下午,我在位于东京的旧址办完了瓦斯关栓和退房前的查房,便拖着最后的行李离开了东京,正式开始了在神奈川县藤泽市的生活。原本应该是顺风顺水地搬家、尽致淋漓体会充满欢笑和泪水的离别季、享受庆应开学前美好的假期,却因为新冠病毒,让2020年开场的三个月变得仓促、拮据和透不过气。不过,依然按照原先计划,3月19日顺利结束语言学校、办完所有手续、和告别在东京的生活,还是回顾一下这些日子,以作为回忆吧。

“口罩战” 与 搬家准备

大约是1月下旬吧,新冠在中国开始迅速蔓延,那时候日本几乎还没有确诊的患者,印象中有不少人从中国到国外“避难”,也有自称为了自己和家人健康而来到日本的。

陆续收到朋友和前同事的委托,让帮忙从日本买口罩寄回去。那时候日本虽然也已经开始有了高价转卖口罩的情况,但只要不追求什么N95、医用口罩之类的话,一般的口罩还是买得到的。我那时也没有想到之后会出现买不到的情况,只记得当时去便利店或者药妆店帮别人买的时候,看店里还是有不少的。因此,也并没有为自己屯一些口罩。

后来,口罩开始被清扫。我记得去邮局寄口罩的时候,整个邮局大厅里都是抱着一大箱子一大箱子说着中国话的人。而且我去的还是我家附近那个小邮局,可想而知同时在东京其他地方以及整个日本,得有多少买口罩寄口罩的。我在EMS单子上填写包裹内容时,因为是寄往中国所以需要用中文写。排了一小时队后,把包裹递给邮局工作人员,他看了一眼上面的字,就说マスクですね(口罩对吧)。他们已经都认识这俩中国字了。由于寄往中国的邮件太多,耗时也逐渐加大。我记得1月27日和1月28日寄的两个包裹,28日的包裹最后到达的时间比27日的晚了一个多星期。

1月30日,当我想给自己也买些口罩的时候,发现超市、便利店、药妆店到处都已经没货了。日本亚马逊上也开始大量涌现出新注册的卖家、出售着合人民币15-20元一枚的口罩,原本几百日元一盒30枚的口罩卖到了9000日元。无奈之下,我便买了这“高价口罩”。
1月31日,预约的搬家公司派工作人员来到家里估价。4月起入学的庆应义塾大学我的专业所在校区在神奈川县,如果从东京那个房子上学的话路上要2个多小时,加上昂贵的路费,所以虽然搬家很麻烦但决定了还是要搬家。之前在微博上看到过一个嫁给日本人的美国姑娘录的一段视频,用于介绍日本搬家公司有多么细心和贴心。她所选用的搬家公司是アート引越。看了那视频的我虽然不期待真的能够完全像视频里那么好,但是至少感觉比较正规,而且大概也许不会区别对待外国人。于是我也预约了这一家。

估价的小哥来到家里,问了哪些需要搬哪些不要。东京那房子里,床、一张桌子、洗衣机微波炉和冰箱都是房子自带的东西,不搬。这也为我搬家提供了一个方便——可以避开3月的搬家高峰期、在2月就把东西搬过去,然后在语言学校3月19日毕业前还住在东京旧家这边、再利用周六日的时间去收拾新家。

アート引越还有一个网购的网站,可以从他们那里买床之类的家具,搬家那天一起给送过去并安装。于是我就跟小哥订了新家那里的床、洗衣机、冰箱、灯之类的东西。最后小哥根据我东西的数量,留给了我一堆纸箱子,让我在搬家日2月16日之前把需要搬的零碎物品全部都装进箱子里。

之后便是一点一点地收拾东西了。因为房子狭窄,能放箱子的地方也不多,还要保证不会挡路。那时,感觉就像在玩真人版推箱子。

搬家 与 提前结业

2月14日,搬家日前三天的时间节点,搬家公司打电话告诉了我16号早上8点半过来旧家搬、下午3点至5点搬入新家。
16日一大早起来,再次检查要搬的东西是否都已经准备好了。因为之后还要住在东京旧家这里,还要留下一定的衣服和用的东西。8点40分左右,搬家公司的两个工作人员来了,一男一女(我有点惊讶居然还有小姑娘干这个搬家的体力活儿),男的是今天的负责人叫高木,女的叫佐藤。在做好门框、墙壁等的保护工作后,就开搬了。

东西全搬上车后,高木颠颠颠地过来找我收钱,并告知我下午还是他们俩搬入。他们走了之后,之前预约去新家瓦斯开栓的瓦斯公司工作人员打来电话,确定了下午2点左右到新房那边开瓦斯。这里需要说一下,搬家的时候会涉及到旧家的水、电、瓦斯的关闭和新家的水电瓦斯的开启,由于我东京的旧家还要住到语言学校毕业,因此这边的关闭预约的3月19日。水和电可以打电话或者网上申请开启或关闭,瓦斯的开启和关闭则必须需要本人或者代理人在家里的时候工作人员过去。
大约11点,我便动身前往位于神奈川县藤泽市的新家,一下午先后迎接瓦斯开栓、搬家公司的搬入和安装洗衣机的工作人员(搬家公司称这个需要专业技能,他们的搬家工作人员不会)。
三点多,高木和佐藤来了,先是把门之类的地方做好保护措施,然后一点一点地往里搬。

如我所料,新床果然是有些气味。再加上后来从无印良品又买的一张桌子和能挂衣服的组合架,这些东西真的是得放一阵子味儿才行。
完成了搬家,算是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任务。回到东京,继续上语言学校的课。这个时候,以东京、爱知县和北海道为首,新冠也彻底在日本蔓延起来了。陆陆续续有很多同学长期请假或是提前结业而不去上课,更有同学说学校内有越南同学发烧好几天了还在坚持上课。考虑到我还要往返东京神奈川几趟、还有开通网络和去政府办迁入迁出等手续的任务,我也于2月26日提出了提前结业的申请。

领完修了证后,这学期担当的两位老师——今井老师和池边老师过来和我道别。两位老师对我考学的帮助很大,也一直关注我、鼓励我。可能因为提出结业太突然了,今井老师还哭了。因为2月28日还要再来一次学校领成绩证明书,因此我决定27日准备一些东西送给老师。先是临离开东京前赶紧去一次日本将棋联盟。这也是第一次去。给两位老师每人买了一把将棋的扇子,留作纪念;另外就是写了两封信——日本人很喜欢书信,我也喜欢——用于回忆和感谢老师对我的帮助。

2月28日上午,我带着礼物来到学校,趁着课间找了两位老师,把礼物交给他们。之后,除了前些天去学校交护照和在留卡用于更新签证、以及第二天去领新的在留卡之外,语言学校的所有内容就都结束了。后来听说,学校把毕业典礼由原来的3月19日改为了3月16日,虽然因为客观环境和个人原因没能去参加很有纪念意义的毕业典礼,有些遗憾,但在心里面,自己给自己的语言学校生涯画了一个句号。

“卫生纸战” 与 折腾手续

大约2月下旬至3月中旬左右的样子,继买不到口罩之后,日本又买不到卫生纸和抽纸了。后来据说连卫生巾也断货了。

2月下旬的某天早上,接到同学的微信,告诉我让我如果还能买得到卫生纸就多买一些吧。我很诧异,打开日本亚马逊搜了搜,果然是都没货了。仅有的一些也是被个别商家抬高了价格出售的。家周围附近所有的便利店超市药妆店,货架上也都是空空如也。这是什么情况

据说,是因为日本的社交网络上流传着“生产卫生纸的原料是跟口罩一样”、“卫生纸原材料不足”之类的谣言,导致日本民众大量抢购卫生纸。好在政府方面进行了辟谣,并且实打实地在最近已经可以在超市里看到卫生纸了,“卫生纸战”基本上也算是快落下帷幕了。真是差点儿到“拉屎都艰难”的窘境。

在物理上搬完家之后,除了新旧家的水电瓦斯的手续之外,还需要到旧家所在的东京都北区政府办理迁出手续以及退出国民健康保险,再到新家所在的神奈川县藤泽市政府办理迁入手续和加入国民健康保险。

其实正如照片中看到的,日本不论是公共场所还是电车、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中,人们都还是该干嘛干嘛、不戴口罩的比比皆是。

另外就是新家办理开通网络。东京的旧家使用的是免费网络,因此家里办网算是来到日本之后第一次办。关于网络这一块,实在是不是太明白。就目前的理解来看:日本的网络不像中国那样似的,选联通、网通、电信之类的之后开通办理就可以了。日本的网络构成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网络事业者,可能这个就类似于中国的联通之类的意思吧。管理公司告知我,我所在的公寓的合作网络事业者是FLET'S光(除此之外还有au光、docomo光等等),然后再向FLET'S光申请开通网络的时候,需要再选择第二部分、即网络供应商。这些网络供应商并非只是FLET'S光可以使用的,其他网络事业者也是可以选择。因此,日本的网络相当于你要选一个网络事业者再选一个网络供应商,同样,钱也是两部分(只不过可以合并一起交)。

申请好开通网络后,两家公司分别给我寄了含有账号密码和手续介绍的文件,3月6日来到家里安装开通工事。拉线什么的折腾了一个小时,再接上一个类似中国的“猫”、调制解调器的东西之后算是开通完毕了。

后记感悟

从去年12月底的看房、到1月底签约、2月中旬搬家以及随后的购置家具和生活用品、3月的办各种手续、到3月19日退完东京的房子,搬家工程正式结束。感觉这些日子是我来日本以来说日语说得最多的日子,也正是这段经历让我更加体会到日语能力尤其是口语能力的不足。尽管N1考过两次136分和142分都过了。

其实这不光是我自己的担忧,周围的同学、那些同样也考上了大学或者大学院的同学们,大约也都跟我差不多的水平,也同样担忧以后上课怎么办、跟不上或者会不会被辞退之类的。这些也许是只有来日本留学的人才能体会到的吧。

经常会有人说,哎你日语已经很棒了吧、XXXX(发来一张图片)这是什么意思呀、你帮我去跟XX问问XXX情况呗、你去跟XXX说不就行了么……

试想一下,我们都是从小学就开始学英语,一直学到大学,考过四六级,那我们能跟英语母语使用者交流对话到什么程度?再试想一下以下这些东西用英语单词怎么说——韭菜、鞋柜、羽绒马甲、衣物柔顺剂等等。

所以我想说的是:一是外语的做题能力不等于口语能力。我们做题或者看书、写东西的时候,是可以有充足时间去考虑的。那些字就在眼前,它们跑不掉,你有时间去理解做“输入”和“输出”的工作。但是在对话的时候,要瞬间听懂对方说啥,然后再立刻组织语言说出来。这对于没有外语天赋或者本身就爱说话的人群来说,想取得进步真的是很漫长的过程。

二是外语学习中语法固然重要,但是单词量也是一个难关。很多单词不会在书本中去教你,或者说即便教了真正背下来、掌握的又能有多少呢。特别是日语中有很多外来语(来自英语、德语、法语等的单词),它们都是把原来的读音音译成了日语的片假名。这就好比是我们用中国字音译外国人的名字,比如把Beckham译成贝克汉姆,就得这么写才算对,写成“背刻汗亩”就不对,一个道理。

三是语言习惯。我们不论是语文课,还是英语课,涉及语言的教学都是基本按照严格的语言说话逻辑来排序的,即所谓的主谓宾定状补之类的东西。而在生活中我们真正说话的时候,往往是有很多省略词甚至是变换了句式。这些东西是只能自己去习惯、理解和运用的,而并非来自课本。更不要提音调不对或者方言之类的东西了。

语言这个东西,可能真的跟天赋有关吧。哪怕是在日本很长时间、哪怕一辈子,也未必能说多好。更何况我们这些来日本语言学校学习一两年的留学生呢。

2020年度4月的庆应的入学式能否召开已经成为一个问号了。网站上说,有可能4月入学的新生会并到9月入学的新生一起开入学式。不过4月中旬开始选课、4月底开始上课已经于现阶段确定了。接下来,该认真看书学习、迎接即将到来的庆应生活了。

最后简单说一下日本的疫情,概括三个字的话就是——不透明。日本的政策是只有有去过中国湖北的经历、或是能明确指出跟哪个确诊患者有过接触,在这样的情况下才会给进行核酸检测。否则即便是发烧十几天或者倦怠、咳嗽的话,也只是按照一般诊疗开药让回家休养。而且即便符合条件检测之后确诊的患者,没症状或者轻度症状的话也是让自行回家休养。因而出现过发烧数日不予检测、确诊后外出就餐等新闻。

日本目前还想要“完整”地开奥运会,加之其医疗资源有限,故而很多不利因素在尽量“无视”和“回避”。这导致其实无法真正掌握日本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其实其他很多国家也是这种情况。因为无法接收患者,所以不检测,这样就不会确诊。

不过其实不管怎么样,做好该防护该注意的,保证饮食和营养,也就足够了吧。

非特殊说明,本文版权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地址:https://www.jiemo.net/news/show-2368614.html
请勿相信除官方外其他任何联系方式,谨防被骗!
0条评论
相关问答
1回答 查看详情>

【精选问答】日语0基础,能留学吗?

答:当然可以的,首先去日本留学是可以通过日本的语言学校过渡准备的,...

1回答 查看详情>

【精选问答】艺术类硕士升学日语需要什么等级呢,有推荐的学校吗?

答:艺术类硕士日语一般2级以上就可以出愿,具体的学校需要参考一下咱...

1回答 查看详情>

【精选问答】去读语言学校还用和教授联系吗?

答:赴日就读语言学校,除了让我们能学到地道的日语会话能力,最重要的...

1回答 查看详情>

【精选问答】本科是临床类,想去日本继续读硕士,想了解一下升学情况?

答:临床医学日本的学部阶段是6年制,咱们国内是5年制,所以临床类学...

还有更多的问题?芥末留学问答社区7X24小时帮你解答我要提问
快速咨询预约

留学方案获取

*请选择意向国家/地区
*请选择出国时间
*请选择最高学历
*请选择年级
免费留学评估
院校库
GPA绩点计算器
日本语言学校招生手册专题页
日本语言学校招生官视频专题页
电话
您已提交成功!
微信
您已提交成功!

微信扫码咨询留学大咖

QQ
快速注册
  • 错误提示
  • 输入手机号
    1. 美国
    2. 日本
    3. 英国
    4. 澳洲
    5. 香港
    6. 澳门
    7. 台湾
    错误提示
  • 图文验证码 错误提示
  • 输入验证码 错误提示
  • 输入验证码 密码输入错误
自动登录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外国手机注册 外国手机注册 新用户注册 新用户注册 登录登录